海伦 · 斯诺在延安

2017年是美国女记者、作家、诗人和社会活动家海伦· 斯诺诞生110周年,也是她访问延安80周年。她是《西行漫记》作者埃德加·斯诺的夫人、《续西行漫记》作者。 同埃德加·斯诺一样,她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,为中美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好事业铺路架桥奋斗了一生。

20世纪二三十年代,许多美国青年都把周游世界,写一本畅销书、当一个作家当作时尚。起初,海伦也想随大流去欧洲。但是,美国女作家赛珍珠描述一个中国农民家庭兴衰的小说《大地》,引起了她对中国的浓厚兴趣。同时,海伦搜集阅读了美国记者斯诺关于中国的许多报道,其中描述的那些充满“东方魅力”的名胜古迹和自然风光,令她着迷神往;斯诺用沉重笔墨记述中国人民遭受天灾人祸的悲惨境况,使她震惊难过。海伦毅然决定,面向东方,把中国作为周游世界的首选之地。

1931年夏天,时年24岁的海伦应聘担任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见习秘书,同年8月1日抵达上海。当天,她就迫不及待地会见了在《密勒氏评论报》担任编辑和旅游记者的埃德加·斯诺。两人一见如故。当她拿出自己剪辑的一大本斯诺的报道文章时,斯诺感动得热泪盈眶。此后,海伦和斯诺的交往日益密切。

在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里,人们发现海伦与斯诺交往频繁,便告诫她不要同斯诺交往。但是,海伦是有独立思想和正义感的姑娘。她十分钦佩斯诺在遭到英美人士的排斥、攻击时不怕孤立,特立独行,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立场和观点。海伦曾写道:“在上海,几乎只有埃德加·斯诺是乐于同我谈论中国人,谈论中国问题的人。”“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埃德加是同我的观点一致的仅有的一个人。”“是我遇到的唯一和我志同道合、情趣相投的人。”

1932年圣诞节,海伦和斯诺在日本结婚。他俩返回中国后,于1933年初春北上北平安家,一直住到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后才离去。

1936年6至10月,斯诺秘密访问陕北苏区,海伦则留在北平,承担了斯诺作为伦敦《每日先驱报》特约记者的全部工作,并掩护了斯诺的行踪。

斯诺访问成功归来,海伦投入全部精力帮助他整理、打印大量的采访笔记材料。她冒着危险到德国人开的照相馆洗印斯诺拍摄的、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和红军官兵的照片。斯诺写作《西行漫记》,每写出一章,就交给她看,她都提出许多很好的修改意见。

当斯诺要海伦把自述的革命经历材料进行删节,然后由他用自己的话改写成文时,海伦认为,的自述是访问苏区带回来的最珍贵最重要的东西,她不赞成删节、改写。海伦:“这是经典,是无价之宝”,“的生平应该是你这本书的精髓。他亲自叙述的全部经历,形式完美,就犹如乔治·华盛顿在瓦利福奇讲述他的革命经历一样。你不应该动它,而应一字不漏地引用才对。”斯诺接受了海伦的意见,把的生平自述仅在文字上稍加修改,以“一个员的由来”为题,作为单独的一篇写入《西行漫记》。

斯诺访问陕北时,朱德尚在长征途中,未能谋面。1937年出版的《红星照耀中国》英文原著中关于朱德生平的一章,斯诺是根据朱德在保安的同志们所提供的二手材料写成的,其中有不少错误和不确之处。1937年海伦访问延安时,首先采访了朱德,获得朱德亲口向她讲述的革命经历,提供给斯诺。1938年由上海复社出版的中译本《西行漫记》第十章关于朱德一节和第十二章中关于西安事变的内容,以及书中的有些照片,都是海伦提供的。斯诺《西行漫记》能获成功,海伦作出了很大的贡献。

斯诺在陕北秘密访问时,曾通过的秘密交通捎信给海伦,希望她能前来一起采访。海伦立即奔赴西安。当时是西安事变的前夜,局势十分紧张,海伦未能走出西安。但在10月3日,海伦抓住机会采访了东北军首领张学良将军,了解到他要求蒋介石停止内战、团结一致抗日的意向。海伦写出《宁可要红军,不要日本人,中国将军要团结》的报道,发表在伦敦《每日先驱报》、上海《密勒氏评论报》和《华北明星报》上。10月5日,在返回北平的火车上,海伦邂逅东北军团长万毅,采访了他。万毅更加直言不讳地向海伦表达了反对内战、团结抗日的意愿。海伦以《东北军想打回老家去!》为题写出报道,发表在《中国呼声》杂志。这两篇文章的发表,最早向国内外公众透露出要求国共两党团结抗日的呼声。

1937年4月,海伦再次奔赴陕北苏区。她在西安住进西京招待所,受到西安事变后重新控制了西安的军警的严密监视,一时难以脱身。

在一个漆黑的夜晚,海伦乔装打扮,把随身的行李扔在招待所,把照相机、钢笔、记事本和斯诺交给她带给的一大包在北平洗印的珍贵照片,藏在大衣里面,爬出窗户,闯过警察把守的大门。尼姆在一位美国同胞开来的小汽车接应下,逃出西安,奔赴延安。

到达延安的当天,和朱德立即到海伦下榻处看望她。当向海伦自我介绍时,海伦说:“我早就从照片上认识您了。”她从记事本里取出斯诺照的那张头戴红军军帽的照片交给,并风趣地说:“我在西安跳窗逃出来时,身上只带了两样东西:一样就是我丈夫在保安窑洞前为您拍的这张照片,也就是我来见您的介绍信;一样是一盒口红,它对于年轻的美国女性是多么重要。几乎什么都可以扔掉,而口红是不能丢的。所以您就不必诧异了。”引得和朱德都笑了起来。

接过照片端详时,海伦又说:“您的这张照片拍得真好,在报刊一发表,就吓坏了蒋介石,轰动了全世界。”

朱德对海伦闯过军警监视到延安的勇敢行动表示称赞。海伦自豪地说:“我是沿着我丈夫的脚印来看看中国革命的,不冒险怎么行。”她对说:“您的生平事迹堪称经典,它将影响每一位读者。所以我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亲自来访问您。”她还对朱德说:“我丈夫未见到您甚为遗憾,我要从您这里获得最后一章。”

在延安,海伦除了多次采访、朱德、周恩来外,恰逢中国苏区代表会议召开,各地区党的领导人和各路红军将领云集宝塔山下,使她得以采访了1936年斯诺在保安时未能见到的贺龙、、罗炳辉、肖克、王震等许多红军将领和其他领导干部达61人之多。海伦后来回忆说:“我的采访很成功,主要是由于朱总司令的帮助。他把那些红军将领一个一个地带到我的住处。尼姆他们都很年轻,同我这个年轻的外国女人谈话还有些害羞呢。”“几乎每一位高层人物都曾主动来看我以表示欢迎,只有是个例外,我爬上坐落在陡峭山崖上的红军大学岩洞里去拜访了他。”

海伦写道:“在我和这些历史人物晤谈,并相处了四个月后,我对中国领导人的品质,无论集体和个人均获得许多明确的、无限深刻的印象。”“这些个人历史是动人的,不仅因为他们叙述了中国革命内在的故事,而且是第一流的社会文献,对中国一般的生活与历史的复杂性,提供了一种极有价值的透视。”她认为:“在这飞速地黑暗起来的世界里,中国有这样的领袖和追随他们的民众们,其勇敢的斗争,对人类的将来,真是一线极光明的希望。”

海伦在延安生活了四个月,她称自己最大的收获是“发现了新的思想、新的人物,正在开辟着新天地”。并称,“我是一个寻求事实、寻求真理的历史朝觐者。此行是我一生的转折点”。

延安之行后,海伦写出了《红色中国内情》(中译本《续西行漫记》),以尼姆·威尔斯的笔名于1939年由美国多兰姆书店出版,1979年美国与新中国建交时,在美国再版。当时的美国作家协会主席、著名作家哈里森·索尔兹伯里为此书作序言指出:“海伦·斯诺的《续西行漫记》是埃德加·斯诺《西行漫记》的姊妹篇。它像《漫记》一样,是中国革命史诗中重要的名著之一……这两本书本身就是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证据。”

海伦·斯诺于1997年1月11日逝世,享年89岁。她生前不止一次地对中国朋友说:“我们都是终生为中美人民友好事业奋斗的,愿我们把这个火炬永远高举。”海伦的许多亲友和晚辈读了她写的关于中国的书,在她的影响下,都成了促进中美人民友好事业的接班人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jchuncheng.com/,尼姆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